當前位置: 法天下-司法鑒定網 - 制度論叢 -

海峽兩岸刑事司法鑒定比較研究

海峽兩岸刑事司法鑒定比較研究
2013-08-12 17:27:30
    引言


    在現代社會中,除傳統證據之外,越來越多的證據需要依賴司法鑒定科學來加以確定。這既是科技發展的結果,也是司法對程序公正和實體公正的積極回應。新刑事訴訟法對刑事司法鑒定作出了較大的修改,尤其表現在“有專門知識人”制度的引入和“鑒定意見”的確定。然而,由于傳統司法慣性思維的主導及相應制度的缺失,使得刑事司法鑒定意見在程序、實體上未能較好地實現修改目的。本文通過比較內地與我國臺灣地區相應刑事司法鑒定之間的異同,以便為內地司法實踐提供必要的借鑒,確實從刑事司法鑒定意見這一證據上樹立司法機關的公信力。


    一、問題提出:緣何新規被“高高掛起”


    【案例】張某因對王某的日常行為不滿,多次交涉未果,遂打算用“武力”讓他改變改變。某日,張某趁王某不注意,在王某背后用木棍敲擊王某頭部,致王某倒地昏迷。后張某被抓獲,并被檢察院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致人重傷)起訴至法院。在法院審理階段,張某及其辯護人均對“重傷”這一鑒定結果不認可,因為他們家屬發現王某住院幾天后就出院了,并申請重新鑒定。然而,法院綜合各種因素之后,駁回張某及其辯護人的申請。


    按照我國內地刑法的規定,故意傷害罪的量刑起點根據傷情不同,起點也不同。以中部某省量刑指導意見的規定為例:故意傷害致一人輕傷的,可在6個月至1年6個月有期徒刑內確定量刑點;而致一人重傷的,可在3年至4年有期徒刑內確定量刑點。由此可見,受害人的“傷情鑒定結果”對被告人的量刑有著重大的影響。


    而我國內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以下簡稱《修正案》)中關于刑事司法鑒定的規定,主要體現在第144條、第145條、第146條及第192條。另外,鑒定人的回避及出庭作證等規定在其他程序中得到規定。上述法條均明確規定當事人或其辯護人具有申請重新鑒定、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參與訴訟等權利,也明確說明了在必要的情況下,法院可以要求鑒定人出庭作證的義務。然而,法院大多數仍然選擇對偵查機關或公訴機關的鑒定意見采取直接適用的作法。本文結合司法實踐分析認為,這其中的原因既現實又無奈。


    (一)、配套制度的缺失


    在《修正案》的相關規定下,我國刑事司法鑒定制度融合了大陸法系的鑒定制度和英美法系的專家輔助人制度,其保護被告人合法權益的目的顯而易見。然而,因為沒有諸如監督鑒定人出庭制度、鑒定人說明報告制度等相關配套制度,使得這一法律規定和司法目的只能停留于理論當中。如根據調查,在90%的刑事案件需要進行司法鑒定的前提下,“內地地區鑒定人出庭作證不超過5%,絕大多數鑒定意見提交給法庭,并以宣讀鑒定意見的方式進行法庭調查”[1]。


    (二)、傳統司法實踐的誤導


    當然,法院作為對刑事司法鑒定意見的最后審查機關,其有相當的權利對司法鑒定意見進行重新鑒定、要求鑒定人出庭作證等。但在傳統司法實踐中,審判機關對偵查機關或公訴機關提供的鑒定意見直接在庭審中要求被告人或者辯護人進行質證,而通常被告人和辯護人均沒有審查鑒定意見的專業能力,只能作出“無異議”的質證意見。常此以往,便給了審判機關一種“依賴感”——司法鑒定意見無其他程序、實體違法的,一般不再進行其他審查,以提高審判效率。


    在新的司法鑒定制度下,沒有“先例”出現的情況下,審判人員均不愿意進行先期嘗試,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此外,針對“有專門知識的人”的資格問題,法院該如何進行審查,也將受制傳統的鑒定人資格限制。在準許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時,將出現司法鑒定機構“兩兩對抗”的情況;在不予準許時,該制度將只是“空中樓閣”。


    (三)、司法機關“風險轉移”的選擇


    在現階段司法信訪壓力逐步增大的情況下,“法院系統自上而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但信訪人員并沒有像預期的那樣‘做減法’,反而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多”[2],不論是基層法院還是其他級別較高的法院都是“談訪色變”。因此,在被告人申請重新鑒定或者要求鑒定人出庭作證時,司法機關均將是否會引起“涉訪涉訴”作為考量因素之一。


    在被告人家屬難于應付的情況下,審判機關對鑒定意見不作改變,不致于將“矛頭”引向審判機關。而在受害人家屬希望被告人得到重判的思維下,重新鑒定或鑒定人出庭作證都將引發受害人家屬的不滿,這都不是審判機關樂于看見的。此外,這一程序的啟動,將增加偵查機關或公訴機關的錯誤概率,這勢必遭到司法機關內部的阻力??梢?,審判機關為了“自?!?,進行“風險轉移”實屬無奈之舉。


    二、客觀窺探:海峽兩岸刑事司法鑒定制度比較分析


    隨著臺灣與內地經濟交往的頻繁,其他關涉法律層面的問題也逐步增多,橫跨兩岸的刑事犯罪就是問題之一。由此,有必要對海峽兩岸在刑事司法鑒定方面的規定,進行客觀的對比分析,以便在未來的區際刑事司法互助上達成較好的理論共識和實現更好的司法實踐效果。


    (一)、鑒定人的司法參與


    鑒定人參與到刑事訴訟活動中去,需要取得一定的資格,且在刑事訴訟活動中需要擁有自己的權利義務,否則刑事司法鑒定行為將無法取得輔助審判人員查清案件事實并作出合法評判的效果。


    1、鑒定人資格


    臺灣刑事訴訟法(2002年修正版)關于鑒定人的資格問題,規定在第198條中:“鑒定人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就下列之人任選一人或數人充之:一、就鑒定事項有特別知識經驗者;二、經政府機關委任有鑒定職務者?!逼渲?,有特別知識、經驗者,臺灣刑訴法并未增加其他任何限制條件,為刑事司法鑒定提供了廣泛的人員選任。此外,針對由政府機關委任的鑒定者,主要是指由臺灣的法務部調查局、內政部警政署、法務部法醫研究所[3]三大政府機關直接委托有專業知識的人進行刑事司法鑒定。


    中國內地對司法鑒定人資格條件的規定并沒有體現在刑事訴訟法條文中,而主要是規定在200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的《關于司法鑒定管理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議)中。其中個人司法鑒定人的資格條件規定為:“(1)具有與所申請從事的司法鑒定業務相關的高級專業技術職稱;(2)具有與所申請從事的司法鑒定業務相關的專業執業資格或者高等院校相關專業本科以上學歷,從事相關工作五年以上;(3)具有與所申請從事的司法鑒定業務相關工作十年以上經歷,具有較強的專業技能。因故意犯罪或者職務過失犯罪受過刑事處罰的,受過開除公職處分的,以及被撤銷鑒定人登記的人員,不得從事司法鑒定業務”。這些規定主要是從擬任鑒定人的學歷、職稱、工作經驗以及政治屬性進行限制,只有符合上述條件的才可申請執業,被學者稱為“固定資格制”或“資格制”[4]


    對比臺灣地區與內地的鑒定人資格條件規定,不難看出,臺灣地區對刑事司法鑒定人的資格限定較為寬泛,賦予了當事人及司法機關廣泛的司法鑒定人選擇權。而內地地區采取了嚴格的“鑒定權主義”,為司法機關和當事人選任司法鑒定人提供了客觀的、外在的審查標準,而無須進行“能力”考察。但在新刑事訴訟法修改后,針對“專門知識人”的資格選任,沒有任何法律或規定作出規定。司法機關在判定是否需要準許“專門知識人”出庭對鑒定意見提出意見,將陷入困境或走向“傳統”鑒定權思維。


    2、鑒定人權利義務


    臺灣刑事訴訟法關于鑒定人權利義務的規定主要體現在第200條至209條。其中,權利主要包括兩項:(1)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的情況下,檢查身體、解剖尸體、毀壞物體或進入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宅或其他處所;檢閱卷宗及證物,并得請求搜集或調取之;請求訊問被告、自訴人或證人,并許其在場及直接發問;(2)于法定之日費、旅費外,得向法院請求相當之報酬及預行酌給或償還因鑒定所支出之費用。第一項權利,是鑒定人員履行鑒定職責的必要,也是保障鑒定意見得以客觀產生的需要。第二項權利,是鑒定人在因司法鑒定而誤工時請求司法機關給與必要費用和報酬的權利,從經濟上刺激鑒定人履行鑒定義務并適時出庭回應質疑。而鑒定人義務,也規定得較為詳細,包含四項義務:(1)回避義務。即當事人可以依據申請法官回避的事由[5]要求鑒定人回避,但是鑒定人曾為案件鑒定人或證人的情況除外。另外,在回避事由知道前,鑒定人已經作出陳述或報告的,也無需回避,除非這種事由是在鑒定意見作出后發生或才知道的;(2)具結義務。根據臺灣刑事訴訟法第187條、第193條及第202條之規定,鑒定人在鑒定開始前,應像證人一樣,對自己的鑒定行為作出承諾——“必為公正誠實之鑒定”。如果不作具結,其鑒定意見將不被作為證據使用,并得處以新臺幣三萬元以下之罰鍰;(3)報告說明義務。按照第206條之規定,鑒定人對自己的鑒定行為應出具書面或言辭報告,以說明其鑒定的過程及作出鑒定意見的理由。并且在多個鑒定人存在分歧意見時,可以分別作出報告。(4)參照證人的出庭義務。第178條規定證人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的,可以采取處以新臺幣三萬元以下之罰鍰。由此,在鑒定人被傳喚出庭時,如不出庭的,將受到同樣的處罰。


    中國內地針對刑事司法鑒定人權利義務的規定同樣是體現在《決定》和《修正案》當中。針對鑒定人的權利,多部關于刑事辦案法律規定中,未對司法鑒定人的權利作出系統的規定。僅在鑒定檢材、鑒定所需案件方面,由公安機關或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提供必要的條件,或介紹有關情況。針對鑒定人的義務。首先,同其他訴訟參與人一樣,鑒定人有回避的義務。其次,《決定》第10條和第11條規定鑒定人有進行獨立鑒定,并對鑒定意見負責的義務,在必要時有出庭作證的義務。在《修正案》第187條規定中,再次加強了鑒定人出庭作證的義務,在拒不出庭時,其鑒定意見將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此外,在其他相關立法中,要求鑒定人對司法機關提供的案卷材料、鑒定檢材需要妥善保管,并保守辦案秘密的義務。


    相較臺灣地區與內地關于鑒定人的權利義務規定,臺灣地區在鑒定人的權利規定方面較為詳細并形成體系化,為鑒定人高效、便利的作出司法鑒定意見提供了有利條件,且通過給與必要的經濟報酬方式,提高了鑒定人出庭接受詢問、出庭作證或說明的幾率。而內地地區的鑒定人權利規定較少,且概括性很強,不便在實踐中進行具體操作。在義務方面,臺灣地區的規定,從多個方面保證了鑒定人良好的職業道德和專業精神,為司法鑒定提供了相對公正的執業環境。且通過報告說明義務、出庭義務及相關責任的規定,對鑒定人的出庭有了強制作用,幫助案件事實的查清。內地地區在義務方面的規定,雖與臺灣地區存在相類似的規定,但因缺乏有效的監管和處罰措施,使得諸如出庭作證、接受當事人詢問等司法活動根本無法在實踐中得到落實,讓法律規定的當事人的權利“被架空”。


    3、鑒定程序的啟動


    鑒定程序的啟動,因訴訟模式不同而各異。英美法系國家主張的是當事人啟動模式,即法庭中的有專門知識的人都是接受當事人的委托,為當事人服務并實現其訴訟目的。而大陸法系國家強調的是公權力對鑒定的啟動,司法鑒定活動是為了幫助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查清案件事實提供的專業輔助。我國臺灣地區和內地地區的訴訟模式均承襲于大陸法系,故在刑事司法鑒定啟動方面,主要是由辦案機關主導。不過,兩者之間還是有所差別的。


    首先,在啟動主體方面。臺灣地區啟動刑事鑒定程序的公權力機構主要是指檢察機關與審判機關,警察人員在偵查案件過程中,只有在得到檢察官或法官的許可之后才可以啟動鑒定程序。而內地地區,依照《修正案》第144條、第191條的規定,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各自都有權啟動鑒定程序,且相互之間幾乎不存在監督制約行為。


    其次,在當事人申請啟動權方面。臺灣地區賦予了當事人在初次鑒定和重新鑒定前,申請啟動司法鑒定的權利。且在審判期間,法院不得以無鑒定必要而駁回當事人的申請。內地地區,按照《修正案》的規定,當事人在偵查階段是沒有申請鑒定的權利的。只有在法庭審理階段,當事人才有提出重新鑒定的權利,且這一重新鑒定行為是否被準許,由法院決定。


    綜上,臺灣地區在司法鑒定程序中,較大程度的體現了司法機關之間的相互監督、制衡地效果,并適時給與當事人一定的話語權。


    (二)、對鑒定意見的質疑程序


    司法鑒定,作為一項專門知識的司法活動,其得出的司法鑒定意見具有極強的專業性和技術性,案件當事人和案件承辦人員都難以理解其中的技術原理。由此,對鑒定意見的質證和詰問顯得十分必要?!百|證的本質特征在于‘質’,即對證據的質疑和質問,而且這種‘疑’和‘問’都帶有當面對抗的性質”[6]。而所謂的質證過程,是指在訴訟過程中,“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圍繞鑒定意見證明能力和證明力問題進行詢問、質疑、說明、解釋、咨詢等,從而確定證據能力的有無、證明力的大小或強弱,最終使法官選擇其形成確信而決定采證與否的訴訟活動”[7]。


    臺灣地區刑事訴訟法對鑒定意見的質疑程序,主要體現在證據的采納、證人鑒定人出庭接受詢問的規定中。按照臺灣刑事訴訟法第163條及第166條的規定,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者輔助人可針對鑒定意見的證明力、鑒定資料的相當性、鑒定方法的合理性及相關鑒定人的鑒定能力和信任性等相關問題向鑒定人進行主詰問和反詰問。鑒定人需要對這些問題一一進行回答,且在法庭未允許的情況下,不得退庭。而前文所述的鑒定人“到庭義務”,為這一質疑程序提供了鑒定人出庭保障。另外,按照第177條的規定,在鑒定人無法到庭的情況下,在聽取當事人或辯護人的意見后,須在其所在法院內接受訊問??梢?,對鑒定意見進行質證是臺灣刑事訴訟的必要環節。


    在內地,《修正案》未實施之前,鑒定意見“往往更多地是被公訴方作為書面證據當庭宣讀,而這種質證方式也被法庭所接受”[8]?!缎拚浮分嘘P于鑒定意見的質疑程序未作出具體規定,而是在原有規定的基礎上,添加了鑒定人在必要時出庭作證的義務,以及當事人、辯護人有申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對鑒定意見提出詢問的權利。然而,司法實踐中,鑒定人不出庭作證不將受到處罰,僅是其鑒定意見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而“有專門知識”人的這一質疑程序,在鑒定人不出庭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實現。這就從程序上無法完成對鑒定意見進行質證和疑問,阻礙了審判人員查清案件事實、認定鑒定意見的證明效力等重要審判活動。


    比較海峽兩岸對鑒定意見的質疑程序的規定,不難發現,兩者之間的差異是顯而易見的。盡管在鑒定意見確需接受質疑的時代潮流下,內地設置了“專家輔助人”制度,但在沒有其他相關配套制度完善下,仍難達到質證和質問的預期效果。


    (三)、審判人員對鑒定意見的采信標準


    鑒定意見作為證據的一種,不論是取證還是質證,最終都是服務于法官的采信過程。因為證據的目的,就是幫助法官查清案件事實,并據此作出合乎法律規范的裁決?!叭鄙俜ü俚牟尚?,司法證明的任務就無法完成,司法證明就成了一句空話”[9]。


    1、臺灣的自由心證


    按照臺灣刑事訴訟法第155條之規定,法官對證據的采信標準是“由法院本于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边@一審查標準,多數學者認為是法官“自由心證”的表現。所謂的“自由心證”是指,“關于法院認定用于判決基礎的事項,應遵從由組成法院的法官基于在審理中出現的一切資料和狀況,自由形成的具體確信的原則”[10]。對證據的心證,就是指對證據的證明能力和證明力的內心確定。


    但是“自由心證”不可能是法官的隨意行為,其必然要在查清案件基本事實的基礎上,根據案件情況、實踐經驗、“良心”和“理性”來確定鑒定意見的證明效力。正如臺灣學者林鈺雄所言,“自由心證原則其實不太自由”[11]。


    2、內地的合議庭評議制度


    按照《修正案》第195條的規定,法官是否采信鑒定意見,要在合議庭評議之后才能作出決定。至于合議庭評議案件標準,內地法律并未有客觀的規定。


    盡管合議庭制度是現行司法體制下司法民主、審判權共享的體現,但在司法實踐中,合議庭的民主評議效果并未得到顯現,而是“形合實獨”的異態,“即合議庭全體成員共同參與、集體決策的表象下案件承辦人一人唱‘獨角戲’,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案件的最終結果。人民陪審員參加的合議庭中,這種情況尤為突出”[12]。


    此外,合議庭制度作為一種多人決策機制,可以發揮分擔風險的作用,這給主審法官恣意行使自由裁量權提供了土壤。


    通過上文分析,海峽兩岸刑事訴訟法均未對法官采信司法鑒定意見的標準給出機械的規范。而臺灣方面比內地方面稍有優勢的是,其確立世界各國都公認的“自由心證”原則。當然,“自由心證”原則在司法實踐中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三、現實期盼:兩岸刑事司法鑒定制度的借鑒與完善


    通過上文對海峽兩岸刑事司法鑒定的法律規定、司法實踐的客觀對比分析,可以發現,我國內地刑事司法鑒定制度還未能有臺灣地區的相應制度那般成熟,且在司法實踐中,很多良好的“法律愿想”因缺乏其他配套制度而未能得到有效落實。


    而刑事司法鑒定意見,作為證據的一種,在維護被告人合法的訴訟權利和幫助偵查、檢察、審判人員查清案件事實,追究罪犯的刑事責任有著重大作用。隨著社會生活科技化的不斷加深,司法鑒定對偵查犯罪的作用越來越被顯現出來。而法官對合法、合理、準確的刑事司法鑒定意見的采納,既是法律內在邏輯的需要,又恰是體現司法公平、公正的“另一窗口”,為司法公信力的樹立提供了良好的制度保障。


    因此,筆者認為,盡管我國內地這次《修正案》增加了很多新的規定,為我國刑事訴訟活動提供了適應時代的法律規定,但有關于刑事司法鑒定部分還需要向臺灣地區“取經”,以確實發揮司法鑒定制度應有的司法保障作用。


    (一)、規范鑒定人的出庭行為


    鑒定人的有效出庭,不僅能接受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者法官詢問,對專家輔助人制度也是極大的支持。如果鑒定人不能出庭參與訴訟的話,有專門知識的人將無法與其進行面對面的質疑,難以起到輔助作用。


    1、確定鑒定人的具結、說明義務


    臺灣地區中的刑事鑒定人的“具結義務”,是從道德和法律兩個方面對鑒定人進行約束。道德上,鑒定人已作出的公正鑒定承諾,使其在良心上不易作出違法的鑒定意見;法律上,如果鑒定人被查實在鑒定過程中有違法行為的,將違反自己的承諾,將受到法律的追究。因此,內地刑事司法鑒定,有必要借鑒這一作法,對鑒定人的鑒定行為施加道德和法律壓力,讓法律責任能夠在鑒定前得以“顯現”。


    內地的司法實踐表明,鑒定人在作出鑒定結論后,很少有出庭對鑒定意見進行解釋說明的,而僅由辦案人員直接宣讀鑒定意見。這既不利于當事人、辯護人理解鑒定事項,也不利于法官認識鑒定事項的專業性。筆者認為,借鑒臺灣地區的“報告說明義務”,將促使鑒定意見走向更加公正、合理,并可以讓法官客觀的認識鑒定事項對案件的影響程度。


    2、拒不出庭的責任承擔


    鑒定人的社會屬性表明鑒定人除了肩負輔助法官的社會責任之外,還享有接受經濟報酬的權利。因此,在其拒不出庭接受法庭詢問時,規定給予其一定經濟處罰,將促使鑒定人出庭概率提高。鑒定人為維持生計的需要,接受出庭作證將不再是難題。


    當然,在接受出庭作證、報告說明義務之時,司法機關應保障鑒定人的必要費用及相應的勞動報酬能得到解決。這應屬鑒定人享有的權利,畢竟權利與義務應形成對等關系。


    (二)、完善質疑程序


    內地刑事司法鑒定引入了“有專門知識人”的質疑程序,但因“有專門知識人”的資格條件沒有規定,使得司法實踐中,司法機關基本不會同意當事人申請有專門知識人出庭提出疑問。


    筆者認為,可以在《決定》規定的鑒定人資格后面,加上但書條款,規定有專門知識的人,在具備何種條件下可以被申請出庭提出疑問,或者由司法機關確定相應的人群為“有專門知識的人”,供當事人進行選擇。以此,平衡當事人與公訴人之間的訴訟權利,為法庭提供更為客觀、公道的司法鑒定意見。


    (三)、確立鑒定意見的司法采信標準


    內地刑事法律并沒有規定鑒定意見的采信標準,僅規定由合議庭進行評議。而臺灣地區也僅規定了法官的“自由心證”原則,至于“自由心證”的程度沒有指導性規范。


    因此,在這一方面,內地和臺灣地區都需要進行完善。本文主張,適用“公開的自由心證”原則。


    心證公開,“系指法官將其在訴訟審理中(自其研閱起訴狀之時起)所形成上述意義的心證,于法庭上或程序進行中,向當事人或利害關系人開示、披露,使其有所知悉、認識或理解一事,而可能包含法律上見解之表明在內?!盵13]  “自由心證有利于事實真實的發現,心證公開有利于控辯雙方了解法官認定事實的情況,從而進一步參與。在刑事訴訟中,心證公開的目的不局限于發現實體真實,更重要的功能在于保護程序主體尤其是辯方的程序性權利和程序性利益”[14]。而這一公開過程,可以在刑事判決書中由法官進行詳細闡述,以回應當事人、辯護人對鑒定意見的不同理解。


    結語


    內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在維護當事人權益,規范偵查、檢察、審判人員的辦案方式,保障刑事訴訟活動順利進行等方面作出了極大改善,其中的溢美之詞我們無需吝嗇。但刑事司法公信力的確立,還需這些改善措施能夠落實到現實的司法實踐當中。綜上文分析,我國內地刑事司法鑒定有必要借鑒臺灣地區刑事司法鑒定中諸如鑒定人具結、說明義務等做法,這既能促使法律規定在實踐中的貫徹實施,也能為海峽兩岸未來的刑事司法鑒定區際互助墊定良好的制度基礎。


    【注釋】:


    [1]談在祥:《海峽兩岸刑事鑒定制度比較與借鑒——以刑事訴訟法修正案為視角》,載《上海公安高等??茖W校學報》2012年8月第22卷第4期,第76頁。


    [2]王璐璐:《路徑依賴話語下涉訴信訪的變革邏輯》,載萬鄂湘主編:《審判權運行與行政法適用問題研究》(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第86-87頁。


    [3]司法鑒定技術考察團:《司法部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赴臺灣地區考察報告》,載《中國司法鑒定》2011年第4期,第S5頁。


    [4]孫業群:《司法鑒定制度改革研究》,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76頁。


    [5] 1、推事為被害人者;2、推事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被害人之配偶、八親等內之血親、五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者;3、推事與被告或被害人訂有婚約者;4、推事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被害人之法定代理人者;5、推事曾為被告之代理人、辯護人、輔佐人或曾為自訴人、附帶民事訴訟當事人之代理人、輔佐人者;6、推事曾為告訴人、告發人、證人或鑒定人者;7、推事曾執行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之職務者;8、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者。


    [6]何家弘:《證據學論壇》(第五卷),中國檢察出版社2002年版,第176頁。


    [7]樊崇義,郭華:《鑒定結論質證問題研究》(上),載《中國司法鑒定》2005年第3期。


    [8]劉曉農,彭志剛:《關于刑事鑒定的幾個問題——以刑事訴訟法的修改為視角》,載《法學論壇》2013年1月第1期,第101頁。


    [9]同上。


    [10][日]兼子一、竹下守夫:《民事訴訟法》,白綠鉉譯,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第107頁。


    [11]林鈺雄:嚴格證明與刑事證據,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93頁


    [12]葉安東:《我國審判權共享之現狀、困境及其出路——以合議制的案件審理為視角》,載萬鄂湘主編:《審判權運行與行政法適用問題研究》(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第147頁。


    [13]邱聯恭:《心證公開論——著重于闡述心證公開之目的與方法》,載《民事訴訟法之研究(七)》,臺北三民書局1998年版,第209頁。


    [14]何艷芳:《論心證公開在刑事訴訟中的功能》,載中國訴訟法律網http://www.procedurallaw.cn/zjfx/zdwz/200905/t20090514_219393.html,2013年6月1日訪問。


    【參考文獻】


    [1] [日] 兼子一、竹下守夫著,白綠鉉譯:《民事訴訟法》,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


    [2] 林鈺雄:嚴格證明與刑事證據,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3] 張軍,胡云騰:《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適用解答》,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3月第1版。


    [4] 孫業群:《司法鑒定制度改革研究》,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5] 何家弘:《證據學論壇》(第五卷),中國檢察出版社2002年版。


    [6] 邱聯恭:《心證公開論——著重于闡述心證公開之目的與方法》,載《民事訴訟法之研究(七)》,臺北三民書局1998年版。


    [7] 齊樹潔:《臺港澳民事訴訟制度》,廈門大學出版社2010年3月第1版。


    [8] 萬鄂湘:《審判權運行與行政法適用問題研究》(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


    [9] 司法鑒定技術考察團:《司法部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赴臺灣地區考察報告》,載《中國司法鑒定》2011年第4期。


    [10] 樊崇義,郭華:《鑒定結論質證問題研究》(上),載《中國司法鑒定》2005年第3期。


    [11] 談在祥:《海峽兩岸刑事鑒定制度比較與借鑒——以刑事訴訟法修正案為視角》,載《上海公安高等??茖W校學報》2012年8月第22卷第4期。


    [12] 劉曉農,彭志剛:《關于刑事鑒定的幾個問題——以刑事訴訟法的修改為視角》,載《法學論壇》2013年1月第1期。


    [13] 翁里,羅凌方:《海峽兩岸司法鑒定合作途徑新探——以統一司法鑒定證據使用為視角》,載《中國司法鑒定》2012年第5期。


    [14] 郭華:《法院聘請或委托鑒定范圍問題研究——以臺灣地區法院送鑒實務為中心》,載《山東審判》2004年第5期。


    [15] 何艷芳:《論心證公開在刑事訴訟中的功能》,載中國訴訟法律網http://www.procedurallaw.cn/zjfx/zdwz/200905/t20090514_219393.html,2013年6月1日訪問。


    (作者單位: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人民法院)
本站簡介:
法天下司法鑒定網,中國最大的司法鑒定網站,網羅全國各地所有專業的司法鑒定機構和人員,幫您找到專業最合適、能力最扎實、態度最公正的鑒定專家。
法天下司法鑒定網 Copryright © 2008-2019
www.benekvet.com 京ICP備09028185號-7   執行時間:7.81 毫秒